追蹤
島語。凌性傑
關於部落格
沒有名目的生存,自我與時間的鬥爭。
  • 21404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5

    追蹤人氣

畢業典禮

    

    這是第一次當畢業班的導師,坐在台下看著台上的頒獎戲碼,原本甚是不耐煩。我好討厭各級學校在送走畢業生的時候,不斷在典禮上強調功成名就的價值觀。請來了政治人物致詞,多麼的冗長,庸俗,乏味。還要一再宣稱誰要以誰為榮,這種虛妄的老話。大多數的人都好在意自己或子女身上,能否聚集光環,受到他人羨慕與讚賞。但我更在意的是,誰來跟那些沒有機會上台領獎的學生獻上真摯的祝福?身為群體中的大多數,他們不也是典禮的主角嗎?為什麼可以這麼理所當然的忽視他們?

  G跟我說,他的母親不會來參加他的畢業典禮。「你又沒得獎,我去幹什麼?」至於 G得到文學獎的頒獎儀式,他媽媽又說:「我去了,你也不會從佳作變首獎。」所以我對 G說,那我當你的家人好了,代表家屬出席典禮。典禮結束後,我們一起去喝咖啡,談了很多既不功利也不現實的事,為了世俗生活中的小小理想,感到非常快樂。

 後來 S的母親打電話給我,說 S不想那麼早到學校,因為沒有得獎的 S說,反正頒獎典禮又沒有他的事。聽到這樣的話,我心裡竄起一股涼意,暗忖,難道跟老師、同學相聚不是重要的事嗎?只好拜託 S的母親,請她轉告 S早點來,跟同學共度這高中生涯的最後一段時光。即將要投入人類行為科學領域的 S,如果無法理解人與人,那麼讀再多的理論也都是枉然。或許也有人覺得高興, S以後怎麼樣都與他們無關了吧。聽完這一些,我趁著畢業典禮前的空檔去按摩,剪髮,找回一個清清爽爽的自己。

 每一個儀式都有其社會意義,用各種繁瑣的程序告訴參與者,這是一種通過,這是一種完成。典禮越是簡單,越有可能高雅莊重。當它變得繁複,往往成為折磨。一如我所預料,台下沒多久就一片喧鬧了。台上那麼多的功成名就,似乎與許多人不甚相關。我寧願跟學生打打鬧鬧,講一些奇奇怪怪的話,也不想忍受這麼無趣的典禮。唯有在觀賞畢業影片的時候,大多數的學生才能找到感動,因為那些故事都與他們切身相關。就要畢業了,他們在這些影片裡深深的覺察到這三年下來,自己也是一個有故事的人。那些故事的細節,可資重建記憶現場,成為他日追問自身的重要線索。所以我安排在典禮後的導師時間頒發自製獎狀,給每一個導生。上頭寫了我對他們的瞭解以及祝福,一起通過時光中的某一個重要轉折點。

 只是,我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太搞笑了,無法讓我沉靜下來。這個世界鬧烘烘的,要有一點清涼智慧,要有一些寧謐靜好,實在太不容易。我以為這麼喧囂浮躁的氣氛下不會流淚,沒想到卻在一瞬間濕了眼眶。我想這是整個典禮最有意義的一刻了,校長請資源班的老師頒發勤學獎,獲獎的同學歷經了種種艱辛,才終於完成學業。我想所謂的勤學,就是用自己的毅力克服形體上的障礙,證明了自我。第一個上台的偉志,由教官攙扶著走上來。他受到先天限制,身體活動不甚方便,然而他卻從未缺席過任何一堂課,同時得到了全勤獎。

 當他們一排站開,全場安靜下來,接著報以熱烈的掌聲。我無法自抑的拚命鼓掌,在黑暗中流下眼淚。突然記起前一天上午,結束最後一堂國文課時,給了偉志深深的擁抱,告訴他我好喜愛他這個學生。我的祝福就在那個擁抱之中,完完整整的,沒有任何保留。拭去淚水以後,我覺得一切的忍受都是有意義的了。

中華副刊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