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島語。凌性傑
關於部落格
沒有名目的生存,自我與時間的鬥爭。
  • 21404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5

    追蹤人氣

孔子

 
 孔子不怕王筱嬋
 
    從來不知道,國會殿堂裡可以有這麼多的桃色風暴。從來不知道,他與她與他的錯雜糾葛,原來就是新的「國會倫理學」。她與他與她的故事,貼近我們的生活,走進我們茶餘飯後的齒舌間,化為幾滴無關緊要的口水唾沫。國會舞台何其眩人耳目,活色生香絲毫不遜於演藝界。
 
  
藝界人生,誰演誰誰又像誰,人生與戲直可以相互為喩。當今政壇,談起「王筱嬋」幾乎人人色變,深恐緋聞沾黏上身。王筱嬋何許人也,竟能致令章孝嚴險些身敗名裂,鄭余鎮的家事從此變成國事天下事。在這個事事講求關係的時代,名流八卦之間的「關係」更是啟人疑竇。誰怕王筱嬋?或者該這麼問:誰不怕王筱嬋?從一個過氣女星、候選人,乃至於立委辦公室總召,她的身分始終就是一種發言表述。表述一種權力位階,表述一種生活情境、生活方式。儘管天下人不悅,然而誰又能奈她何?誰又能緊閉眼耳拒絕接收此類訊息?

   
荒謬的情節總是一而再、再而三出現。許是如此,人與人之間才有恁多倫理規則好談,甚且談成一門學問。

   
不論當今政策是多麼積極地強調本土、去中國,文化教材如何被說成是意識形態工具,儒家思想終究還是涵蘊我們的生活甚深。孔子怎麼做、怎麼說,那被紀錄下來的一言一行,以各種不同的方式在我們的生活中形成啟示。儘管,我曾經對那些啟示作出叛逆的回應,嗤之以鼻。

   
想像著,當孔子遇上王筱嬋……

   
他會因為害怕閒言閒語拔腿就跑嗎?還是不得不應付一下而虛與委蛇?更或者睜眼說瞎話,句句都成格言?
《論語.庸也》中提到:「子見南子,子路不說。夫子矢之曰:『予所否者,天厭之!天厭之!』」這段話當然是文化教材中不太收錄的。不收的原因,大抵怕引起爭議。聖人形象的爭議、字句訓解的爭議,皆在考慮之列。印象中的孔子,不是宣講著「克己復禮為仁」嗎?不是「仰之彌高、鑽之彌堅」嗎?不是「望之儼然、即之也溫、聽其言也厲」嗎?
怎麼會跟南子扯上關係呢?南子是一個有淫行的女人,照今天的用語來講大概就是「狐狸精」、「北港香爐」之流的。更貼切的說,應該就是古代版的王筱嬋,只差不知道她是不是會放「汙血咒」,會不會養小鬼了。孔子跟南子接頭,子路當然有意見。本色不改,子路果然痛快,馬上把不爽寫在臉上。惹得孔老夫子指天發誓,與南子的會面絕對合禮由道,不然的話連上天都討厭我孔某了。讀《論語》略過這一章,子路的率真可愛便無以見得全貌,孔門師生的交相「問難」也就不那樣精彩。
朱熹當然是挺孔子的,他特別註解:「古者仕於其國,有見其小君之禮。」是時,孔子在衛國受祿,衛國國君的夫人要與他相見,他確實不得不見。不過話說回來,子路對孔子人格的信賴度可能還是不夠。於是才有不悅,不悅背後是深切的疑惑罷。錢穆據此而論,認為孔子指天作誓並不激憤,而是充滿的委婉的詩意,正符合了孔子自己講的「不學詩,無以言」的理論。
這一段公案後來成為一齣戲--《子見南子》,發表於一九二八年,林語堂唯一的戲劇著作。話劇公演時,引起全國報章的宣傳與注意。這跟當時揚棄舊文化的思潮,可能相關。然而,林語堂還是幽默的,孔子只是他耍弄幽默的一個橋段,沒什麼特別的貶抑企圖。
漢代桓寬《鹽鐵論.論儒》則以對話方式提出兩種立場:
 
御史曰:「《論語》:『親于其身為不善者,君子不入也。』有是言而行不足從也。季氏為無道,逐其君,奪其政,而冉求、仲由臣焉。《禮》:『男女不授受,不交爵。』孔子適衛,因嬖臣彌子瑕以見衛夫人,子路不說。子瑕,佞臣也,夫子因之,非正也。男女不交,孔子見南子,非禮也。禮義由孔氏,且貶道以求容,惡在其釋事而退也?」
 
文學曰:「天下不平,庶國不寧,明王之憂也。上無天子,下無方伯,天下煩亂,賢聖之憂也。是以堯憂洪水,伊尹憂民,管仲束縛,孔子周流,憂百姓之禍而欲安其危也。是以負鼎俎、囚拘、匍匐以救之。故追亡者趨,拯溺者濡。今民陷溝壑,雖欲無濡,豈得已哉?」
 
御史認為子見南子於禮不合,一再宣說禮義的孔子無非自打嘴巴。另一方則辯曰孔子的不得已,大抵有更高遠的淑世理想在驅使。

   
《論語》中的孔子,其實有他活潑的一面。他不但是個哲學家、教育家,同時也是一個懂得生命的人。分寸的拿捏,對他而言大概都不是難事。春秋時代的孔子,面對局勢的動盪、政治的黑暗、文化的衰疲,依然能夠從容,周遊列國,在現實中堅持不一定能夠成功的理想,那股熱情與傻勁便值得欽佩效法。

   
還記得當時年少,讀文化教材中的《論語》,硬生生把活智慧給讀死了。一味的囫圇背誦,精密周到的微言大義卻隱沒不見,未免可惜。直到真正親近了,從人性去理解人性,才知道孔子的血性,才知道何以半部《論語》可以治天下。國會殿堂中的桃色風暴兼家庭糾紛,不知何時落幕。可以想見的,是王氏煙視媚行所及,又有多少人無法據道依仁而行,到頭悔恨深鑄。

   
《論語》中多的是孔子的言行表現,格言警句也是所在多有。在那麼些晶瑩剔透的句子裡,我們或許可以理解:只要仁心歸厚,依於禮義而行,即便千百個王筱嬋,又將何懼之有。只是,酷愛窺探名人八卦的閱聽大眾,若是無法非禮勿視、非禮勿聽,八卦終將也要反撲、淹沒我們原本寧靜的生活。
 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