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島語。凌性傑
關於部落格
沒有名目的生存,自我與時間的鬥爭。
  • 21371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5

    追蹤人氣

天還在嗎?


 在永州八記的末篇裡記敘著他與一座天然石塢堡的際遇。沒有建築藍圖,沒有雕樑畫棟,而一切卻顯得如此美麗:精巧的陳設、近乎完美的佈置,怎麼看都像是經人刻意的安排。他不由得想起這世上,似乎有名曰造物主的存在。他用大化流行留下了大手筆,不加雕飾的大作。但矛盾的是,這樣的美景不處中原地帶為人讚嘆,卻被拋在蠻荒之地,隱沒在深山林木之中;而如此優秀的自己,怎麼不是立於朝廷為人民籌劃,而是處在江湖之中,像塊荒地被地主賤價拋售?有人說,這美景正好是為了慰藉外逐之人而特地造化出來的;又有人說此地靈氣不用在出產人才,而是用於開鑿天地山水的美景。柳宗元說,他覺得都不對。

 是啊,本來就不對。

 女孩在開始了新生活不久後,捎來消息。她在許多封簡訊中透漏著她對現在生活的滿意。即使不如她原先預期的那樣,她一點也不會眷戀那個已然還諸天地的,曾經的夢想。她很開心。

 我想起莊子筆下的驪戎之女,在出嫁前是如何被婚前恐懼症纏身,對惶惶不可知的婚後生活感到莫名的恐慌,以及在出嫁之後,對生活的愜意和對過去種種不安的不解──本來天地不仁,而以萬物為芻狗。沒有什麼存在受到特別待遇,滄海桑田之間也沒有什麼規律可言,一切的一切只是人心在作祟。

 在百代之後玉璽和紫綬早就灰飛煙滅,連點渣滓都沒留下。而權傾一時的弄權者與當初錯勘賢愚的皇帝,也早就淹沒在時代的洪流中了。柳宗元與他的詩文卻依然那麼堅毅的閃耀著。

 或許,天在不在,也沒有那麼重要了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