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島語。凌性傑
關於部落格
沒有名目的生存,自我與時間的鬥爭。
  • 21404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5

    追蹤人氣

我為什麼在這裡

 
 


之二、在吳哥

「你在生命的現場嗎?」

說這話的人,便是歌手蔡依林大一國文老師。而且,蔡依林被他當掉了。我的腦海不斷浮現這句話,逼迫著我反覆自問,什麼是生命的現場?每當有人與我討論,活著與在著的不同,我就感到困惑了。我思與我在,從來就無法分割。我對自身的知覺,正顯現在我對世界的知覺之中。我遠離台灣島上的冬天酖酖陰雨綿綿,日照短缺,乘坐飛機由越南轉機前往柬埔寨,終於抵達了暹粒省。

詭異的是,我不知為何而來。又或者應該說,我其實不願意去釐清,告訴自己究竟為何而來。別人在泡湯賞雪的時候,我來到了這個豔陽高照的國度。一切都褪色了,空氣中有時間的氣息。多年以來,Y是我極好的玩伴,一起出走的時候總能相互扶持又不相干擾。學地理的他與我同遊吳哥城,不厭其煩的為我解說水文與氣候,湖泊的大小、山脈的形狀。只是我們常常無法面對,各自在感情中遭受的創痛。有人離他而去,也有人離我而去。Y與所愛,天人兩分,屢屢在黑夜中淚濕了枕頭。我則是愛的流浪者,一直沒有止盡的奔赴遠方。

我們來到這裡。元朝的周達觀《真臘風土記》述之甚詳,千年以後西方探險家依憑著歷史文本,在叢林中發現了吳哥遺址。長年被時光遮蔽的,便這樣神奇的顯露了出來。我於是更加相信,凡是存在的,都是合理的。《花樣年華》這部電影中,梁朝偉對著斑駁的石牆樹洞,說出多年來埋諸心中的祕密,一段傷心又遺憾的愛情。他的愛與哀愁,無人可以理解,只好悉數藏在其中。影片的最後,長廊盡頭光影交錯,離去的背影讓我驚覺生之孤寂。難怪姜鑫對王家衛這部片下的註腳是:「往事成為回憶中一去不返的背影,時間永遠是最大的贏家。」

我模仿著影片中的傾訴姿態,對著洞穴喃喃不已。Y幫我拍攝當下形貌,做作又真誠的笑意。我揣想著,Y的淚水當已流盡,幸福就要到來。我們即使到達了遠方,仍有一處值得思念的場所,仍有一些愛恆定在時空之中。我願意相信,只要曾經發生,就永遠不會改變。

的確,時間是最大的贏家。我們當下未曾明白的一切,總要歷經時間的洗磨才有最真確的答案。亂石磊磊,我站在生命的現場,也幫自己重新定位了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