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島語。凌性傑
關於部落格
沒有名目的生存,自我與時間的鬥爭。
  • 21371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5

    追蹤人氣

月光山散記



之二、昨日遙遙

到美濃鎮上吃過晚餐回到月光山,沒有電視與音響干擾,我跟V異口同聲說好幸運能夠遇見這麼好的老師。當老師說以我們為榮的時候,師丈突然開口表示,師生這樣互誇實在太那個了。我們只是從未想過,多年後會如此重聚。在當年,葉老師總包容我的桀驁不馴與任性,支持我去追尋那近乎夢幻的一切,在文學裡找到真實的自己。不管時間把我們磨蝕得多黯淡,V和我一談起夢想的時候,總是神情睥睨的。

這一切都要追溯到葉老師教我國文的那一年。在高中校園裡,她從未用學業成績論斷我們,也從未用世俗的價值觀拘束我們。她只是用自己的方式,護衛著我們的青春,照看我們的成長。V彼時有許多感情困擾,在作文簿裡放膽訴說那些不被社會喜歡的愛,老師只以一貫爽朗的文字回應著,要勇敢。我則是為了社團與寫作,犧牲了學業成績。留級重讀的我,沒有任何理由埋怨。老師支持我的所做所為,讓我擁有一股不知從哪裡來的自信。那自信,或許是因為知道了自己的侷限,才更能從限制中發展自我,實踐太過奢侈的理想。我始終覺得幸運,這挫折壓抑了驕傲,擦亮了單調的靈魂。

攝影家森山大道說:「青春歲月總是伴隨著略帶刺痛的觸感。」在這樣的情境中,「期待與失望日夜瞬息交錯,如同被丟進無法掌握的迷宮。」不知道是怎樣的因緣,我終於相信,人生並不是只有一種走法。我從青春迷宮中慢慢的摸出一條道路,終於過著自己理想中的生活。然而,在人生的這座迷宮中,我還是無法像葉老師那樣淡然且篤定。長談以至夜深,老師唯一操煩的就是兒女的終身與事業了。其實也不是太操煩,老師關心卻不罣礙,一如我當年認識的她。

那一夜,V與我隔榻而眠。山間的蟲蛩、林間的風聲,全都鑽進我的夢中。V等待的幸福,就是和所愛的人走進禮堂。我讀著V的日記,那不被祝福的愛情在鋼筆字跡中偶有漫漶。V說為了愛情,身心俱疲了。我回想起,當年說要嫁給我的人,也曾經與我做過同樣的夢哪。我們想像的美好,就像老師與師丈那樣,在世界上有個安穩的家。

醒來的時候,早餐桌上已經有了咖啡香。用過了早餐,在晨光中跟老師、師丈道別,昨天好似在發光。V駕車帶我離開月光山的時候,或許還記得昨天,只是昨天已經好遙遠了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