島語。凌性傑

關於部落格
沒有名目的生存,自我與時間的鬥爭。
  • 21239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愛與唯一


  不知不覺,二十年過去了,我的身心與世界經歷了太多變化。許多原來不可想像的事物,成為生活之所需。為了不屈從現實,我仰賴詩。只有在寫詩的時候,我固執、倔強、專注、激動,一如從前那個高中生。只不過,時空差異和人生經驗的累積,影響了訴說的內容與方式。重新檢閱寫詩的歷程,仍不免要心頭一驚。那些定格的字句一再告訴我,每個時期所關注的事物其實就是自己心念的投映。

  我很慶幸,成年前生長在島嶼南方,成年後在島上不斷的移動遷徙。生活空間的轉換,讓不同的意象停駐在記憶中。於是,鳥獸草木、天風海雨,往往與我的情感思考相互關涉。教職生涯裡,每日馳騁口舌,強迫我的語言務必精準有力道。那些嘴砲四射的學生總是刺激著我,持續探索語言的可能。

  為了編選《有信仰的人》這本詩集,我盡力克制龜毛與難搞的惡習,也說服自己不去改動年少時的舊作------即便某些詩作是那麼刺眼,令人懊悔也令人想要銷毀。已經絕版的詩集,出於我個人的緣故,想必不會再印了。但是,其中好些詩作對我來說,具有不可抹滅的意義。如果能夠以更好的面貌呈現出版,自然是種奢侈的幸福。於是我著手整理這些帶有私人偏見的文字,同時回憶我經歷過的世界。從一九九○到二○一○,創作時間橫越二十年。編定目次時,刻意抹去創作日期,同時打破時間線性,讓不同年紀的文字交蹉參照。高二時寫的〈告白〉、高一時寫的〈黑夜的海上〉,當然會令我羞赧。收錄進來的意義或許是,證明自己有多大膽,竟然有勇氣面對這樣的少作。

  在《有信仰的人》裡,有我對語言文字的虔敬,試圖藉此為人生的風景命名。我希望在自己的詩中,不僅關心自身感情與思想的重量,也努力尋求人與人的相關、萬事萬物的相關。詩是我的世界觀,深刻自我挖掘的同時,也對外在世界有細緻的凝視與關注。那些不可或忘的種種,都成為一種美學的信仰。最可堪記取的,是我嘗試過的各種主題,包括自由,孤獨,慾望,愛恨或者死亡……並且用這些主題,反覆鍛鍊技藝,真誠的面對自己。

  我很懷念青春年歲,有那麼多對象引發我書寫的熱情。如今,很難再遇見一個可以讓我振筆疾書的人了。而寫詩這件事,始終陪伴著我,也考驗著我。我從來沒有忘記過,對自己的承諾:

  能拏彩筆當長劍
  不負青春不負詩

  這或許就是,愛的唯一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