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島語。凌性傑
關於部落格
沒有名目的生存,自我與時間的鬥爭。
  • 21371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5

    追蹤人氣

哀樂中年


《我是我自己的新郎》何其真誠坦白,〈歲月草草〉中提到:「昨天我還是文壇新人,今天大家都對著我喊『老師、老師』。上周我才為沒有結果的初戀流淚,今天我卻在擔心即將孤老一生。」人生的路途上有沒有人陪伴,在這本書裡是一個重要的論題。當作者丟出「愛無能」、「性無能」一類的話題,他的答案總是扣緊如何面對最孤寂的自己。深切的凝視之下,他自己經歷過的感情風暴、死生別離,變得無比沉重,具有殺傷力。這一切一切,都要從回憶說起。回憶中諸多細小事物紛紛歸隊,成為傾吐的證據。郭強生用看似輕盈的語句,寫出許多不得不然與無可奈何。

無法重來的人生,既是中年人的資產,也是最可怕的負累。書中兩篇壓卷之作〈他方〉與〈遠方〉敘述腔調一致,不遮掩、不躲藏,卸除了偽飾與驕傲,只為照顧內心真實的聲音。無可逆反的時光順序,讓每一次的抉擇顯得格外重要。選擇了分手、告別,或許也需要愛的勇氣。中年人如何看待身邊種種的陪伴,如何面對自己的孤獨,是這本書給我的重要提示。

郭強生的第一本小說集取名《作伴》,它陪伴我度過苦悶的國高中生涯,深深感動了我。《我是我自己的新郎》中,有一篇名為〈有伴〉的文章則提到:「這是一個分類的時代,你我無法分類的寂寞,亦無法回收。」我不免要懷疑,這本書真可看作是單身宣告嗎?

我從郭強生的書寫中,始終看見一股強大的精神支撐,那也堪稱最忠實的陪伴。因為在人生中,永遠不離不棄的,是書、是音樂、是電影。我始終相信,藝術使人強大,美就是力量。

2011/06/05 聯合報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