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島語。凌性傑
關於部落格
沒有名目的生存,自我與時間的鬥爭。
  • 21404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5

    追蹤人氣

那一晚的月光


在蘇東坡心裡可能孤獨徬徨之際,忽然想起一個人。那個人可以共樂,可以與他共享這一晚的月光。若說星星是窮人的鑽石,美好的月光應該就是困頓者眼中的珍珠了。蘇東坡心念一轉,隨即去找張懷民。張懷民是蘇東坡的好友,名夢得,字懷民,清河(今河北清河人)。那時也被貶到黃州,寄居承天寺。

詩人普拉絲曾說,一起嘔吐過的人,總是比較容易成為知交。蘇東坡與張懷民同樣被貶,同處患難,相知相惜之情或許更為濃烈。蘇東坡用一個句子來鋪陳思想與行動,「念無與為樂者」這個想法,引發他「至承天寺尋張懷民」的行動。

在一般人流水帳似日記裡,可能要瑣瑣碎碎的寫著:花了多少時間前去探訪張懷民、見面後如何寒暄講了些什麼話,想跟他分享什麼快樂。懷民是否接受自己的建議,同去欣賞月光……。幸好蘇東坡不這麼囉唆,也沒這麼俗套,只寫了這麼兩句:「懷民亦未寢,相與步於中庭。」這個「亦」字與「相與」用得真好!他們有著「同樣」的命運、「同樣」的遭遇,以及「同樣」的心情,乃至於能夠「一起」行動,「一起」享受月光的照臨。

時間、地點、人物、事件都安排允妥了,敘述至此用了僅僅四十七字,實在是最高明的省話方式了。這一層次的敘事,樸素淡泊,流暢之至。文字簡潔,該講的都講了。這也縮短了敘事時間,避免了冗贅。講完這些,蘇東坡要盡力描摹的,是一個美感洋溢的世界。

他把視覺經驗寫得這般空靈通透:「庭下如積水空明,水中藻荇交橫,蓋竹柏影也。」這裡只用了十八個字,便點染出月光的澄淨、竹柏影子的斑駁交錯,藉此營造出一片迷離靜好的夜色。這個層次主要著力於寫景,字句中有畫面,藝術效果極佳。作者惜字如金,讓我們恣意想像著,朗月清輝灑落,庭中積水空明,波光中隱約還有水草漂浮搖曳。我們或許要開始無端涯的思索:什麼是鏡花水月?什麼是真實?什麼又是幻象?

「影」與「光」參差映襯,竹柏之影被比喻為水中藻荇,蘇東坡描寫景象的功力不凡,讓這一晚的月光成了文學史上的永恆。因此我們不免要追問:恍如仙境的承天寺裡,到底都收容了什麼人呢?也許是僧人,也許是像張夢得這樣的失意之人吧。這裡或許又可對比出「聖」與「俗」,用一片空明映照出凡塵榮利的不堪。

結尾可以看作是第三個層次,蘇東坡用反詰的方式導入說明與議論。作者感慨提到「何夜無月?何夜無竹柏?」,話說穿了,月夜竹柏其實人人可賞。可是紛擾紅塵中,誰有閒情雅致來欣賞?好像世界上只有他與張懷民,能夠獨得這份美景。

為什麼呢?

蘇東坡通篇文字裡,畫龍點睛之妙在於「閑」字。他謫居黃州,只是個有名無實的官,無法參與公事,心境可能是無比落寞的。一個「閑」字裡頭,可以讓人多方聯想。最直接、正面的想法是,心境轉換了,思考超脫了,才擁有這份閒趣。但更細緻委婉的體察之下,我們會發現,這與儒家的兼善天下、經世濟民的之理想有著極大落差。「閒人」可能就是不得意的投閒置散之人啊。而他閒裡享樂的同伴,名字偏偏叫做「懷民」,滋味真是複雜了。

這篇日記體的文章簡潔精鍊,將敘事、描寫、說明與議論鎔鑄為一體。蘇東坡的文字就像行雲流水,「常行於所當行,常止於不可不止」。詩意盎然,渾然天成。

朱光潛說:「每人所見到的世界都是他自己所創造的。物的意蘊深淺與人的性分情趣深淺成正比例,深人所見於物者亦深,淺人所見於物者亦淺。」我相信,只要願意打開自己的感官與心靈,真實的認識這個世界,每一個人都是有話可說的。一個有思想、有感情的自我,在表達的過程中,才顯得更加完整。

2011年全國基測和北北基聯測的作文題目是:「我在成長中逐漸明白的一件事」。考生大多表示好發揮,可見得他們對於生命的變化、外在的現象,確實有感受也有想法。然而,有家長說這個題目類似北北基模擬考題「那件事我做對了」,對外縣市跨考的學生不公平。我想這是多慮了。蘇東坡一定明白,自己的生命成長與轉折這件事,跟做對了什麼事,確實八竿子打不著。〈記承天夜遊〉內文緊扣著題旨來發揮,在最後的自問自答裡,呈現了恍然的明白。那閒適逍遙之遊,箇中憂樂,還真不容易明白呢。

原文登於聯合報好讀
 
同場加映:

洪蘭教授也用基測作文題目寫了文章呢!

http://udn.com/NEWS/OPINION/OPI4/6397233.shtml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